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民生热线 > 正文
王锋:我是星核的孩子
时间:2015-02-11 15:42:18    来源:本站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我来说两句()

  王锋:我是星核的孩子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 春 梅:新疆大学教授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 锋:中国当代著名诗人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地点:乌鲁木齐仙迹林休闲会所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时间:2008年1月8日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锋近照。  张:王锋,您好!早就想找机会一起聊聊,在您身上有很多当下当代文人的浓彩,很值得关注。文学的边缘化已然是二十一世纪初的热门话题。当这一讨论潮掀起之时,担忧与焦虑的程度就都在显表之中了。与文学的其他样式相比,诗歌的命运似乎就更加叵测。您对此是怎么看的?如果说诗歌不景气是一种现状,那么,您还如此乐此不疲地写诗是出于怎样的动力?出名与赚钱在您的诗歌写作中占有何种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你说的确实是一种现实。大读者群在读诗的过程中,往往陌生诗歌斑驳的意象、绝尘的意境和诡谲的联想,往往后置诗人超前的思想,使诗歌与读者之间发生断接,这是诗歌不景气的关键所在。不景气,似乎是诗歌永远的现状,但这个现状只能留在无关诗歌、不读诗歌的大众层面,大读者群属于大众层面。艾略特(美国诗人、诺贝尔文学的获得者)说:“诗人在他那个时代是否拥有很多读者,这并不重要。重要的是他在每一代人中至少应该拥有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。不景气,在诗人和他的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那里,不存在。诗歌就要这么大的流量: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。如果从这个角度出发,诗歌没有不景气的时候。帕斯(墨西哥诗人、诺贝尔文学的获得者)说:“现代诗歌的特点之一就是少数派的坚强意志”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诗人天生就是一种职业,诗人之所以成为诗人,就像农民要稼穑和工人要做工一样,诗人要写诗,他写对大自然的觉知,写对大社会的,诗就是大自然和大社会对诗人的条件反射,诗就是身体里的发生,思想、联想和梦呓,互为交织纠缠,具有复杂性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出名与赚钱是个可以等同的关系,因为有逻辑的联系。亿万富翁都出名,都是名人;能赚钱的人,一定出名。他有众多的行业能生产把握众多的与众人和团体密切相关的产品,比如说他生产食物和衣物,比如说他垄断所有的公用卫生间;比如说他垄断石油和煤炭自然资源;比如说他控制官员任免和人力配备等社会资源,他就密切地从中获利,他赚钱,他出名。诗人和大众一样,也是与他密切的人,使用他的产品,被他垄断和控制,帮他赚钱,助他出名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诗人怎么出名?谁帮助诗人出名?诗人能很自然地生活写诗就不简单,最好是诗人活着,诗歌活着,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,就会帮助诗人出名;其次,诗人后,诗歌活着,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,也会帮助诗人出名;最滑稽的是诗人还活着,诗歌已经了。如果一个诗人被出版的诗集赚钱了,那这本诗集就面目全非了:能赚到钱的诗集,不在于诗歌的好坏,一定别有他图,诗歌写得好赚不上钱,写得不好也赚不上钱。赚不上钱就出不了名。赚钱有其他途径,不靠写诗。赚钱出名和写诗出名是两回事,一个在商界,一个在诗坛,风马牛不相及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您为我们勾勒出了诗人与诗歌的三重共生关系,对我也很有。听说最近您也跟风开设了自己的博客,您认为通过开设博客可以扩大自己的知名度吗?其中是否有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我的博客只开过八个月,总点击量不过两万,很少有人访问其间的诗歌和散文,八个月下来,博客上的散文最多的篇目被访问百十次,博客上的诗歌最多的篇目被访问五、六十次,有的只有十几次。十年前的一个非常夜晚,我看了由叶大鹰导演、张国荣和梅婷主演的电影《红色恋人》,我当即写下了一篇非常感激的散文,发在了《新疆电视报》上,在今天的博客时代,我看见了梅婷的博客,又把这篇散文发在了她的博客里,结果人家没搭理我这个“登峰造极”的“马屁精”,人家才是真正的名人,大派,坐在博客的高端,虎视芸芸。博客要料理,像料理自留地,否则荒芜。我十天半月不去更新,就关闭了。博客即是娱乐场又是功利场。有人发在博客里的时尚杂谈、生活感言、愤世嫉俗和泄露明星私生活的语录,日点击率在几十万次甚至几百万以上,这些人可以利用博客扩大了自己的知名度,就好像博客专门是适应他而应用的。博客是一个要在比自己有名的人的博客里把他“驳倒”而反“客”为主、成为博主的名人广场。博客是后技术的产物,但在意识形态却是和的象征,如果一个还没有的或者说一个还没有站起来的民族,赋予它和的话,那么,结局是不堪设想的:黎鸣是中国研究尼采的专家,是崇尚科学主义的思想家,自命“哲学乌鸦”,在他的思想散文后跟帖的,多半是炙烈的,我有一种“布鲁诺”受火刑的感受;余秋雨有知名度,还是有人在自己的博客上给他添恶加丑,使自己成为另一种名人;与我们相邻的朝鲜,至今没有互联网络;我们的友国古巴,至今没有开通手机网络。诗人天真善良,,更会口吐狂言,招众,这对诗人来说,无疑是天降刀子,自力难当。博客不能扩大一个诗人的知名度。可以这么说,博客需要找读者,诗歌需要被读者找,诗歌不是为读者而为,谁找到就是谁的。大隐于市,是一个诗人做好的知名度。在博客上,有比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更小的一个读者群:是学者专家的博文,学术性越强,点击率越小,点击量不代表博文的水平(当然初习写作者的博文,点击率也小)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您曾经说过,诗歌是极少数人生命中的代谢物。在“极少数人”与“代谢物”之间有何逻辑联系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事物运动,是新陈代谢的结果;是物质代谢的结果。的代谢物是,的代谢物是太阳系,太阳系的代谢物是地球,地球的代谢物是人类、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、有机物和无机物。人类、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、有机物和无机物的代谢物是成长生育、开花结果、气味气息、屎尿。人的代谢物还有真与假的行为、爱与憎的情感、是与非的标准、美与丑的心灵与恶的,人除了代谢这些,极少数人还写诗歌,诗歌就是极少数人生命中的“代谢物”;诗人是“极少数人”,所以,诗歌是“极少数人”的“代谢物”。通俗一点讲,身体需要诗歌作为“代谢物”排泄,而后,宛如需要吃饭、喝水、饮酒、吸烟和性生活作为“代谢物”排泄一样。、、太阳系、地球和人类(以及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、有机物和无机物)的形态是物质的形态,它们的所属分别为第一物质、第二物质、第三物质和第四物质(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、有机物和无机物等事物与人类为平行的第四物质),那么,从人类身体里发生的诗歌(以及哲学、艺术、物理和化学)就是第五物质。的科学主义是建立在笛卡尔的思辩哲学和牛顿的自然科学(或力学)原理上,具有“物质不灭”的特性;马克思剩余价值的原理,是数学在哲学中的转换。它们几个世纪以来,都不衰减,关键是它们符合自然科学的检验。诗歌是“极少数人”的“代谢”物质,它符合物质的发展规律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也即是说,诗歌,或者写诗,就如人们正常的生理需要一样,只是她是专属于诗人这一类人的。我倒是从中强烈地感受到一种其乐的味道。但您似乎经常地为这一类添加很多类别之外的内容,比如、大众、市场。当介入诗歌时,这种诗歌的排泄物恐怕就单纯的。您怎样看诗歌与的关系?您和您的诗歌之间是关系吗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是。所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,是用战争和刑决问题、经济问题、民生问题和问题,诗歌和艺术才负责解决问题(或人性问题),心灵、清洁、恪守和指南行动。你看,推动经济,靠保驾护航,就有经济学的原理适时应用。怎么就没有诗歌学的原理?因为诗歌就是。所以,我和我的诗歌之间是关系。我和诗歌的关系如此:直接服从生活,用来代谢诗歌,是生命意识的诗歌。艺术大于一切,叙述大于一切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所以您就有了饕餮的冲动,用倾盆大口吞下、人性、心灵、。您可曾想过,这种“建设饕餮”的工程将怎样进行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建设饕餮,被你立项为工程,厉害。“饕餮主义”是我关于“存在与”“继承与”和“创造与”的三个诗学命题;后来又突发奇想写下了一首《建设饕餮》的长诗,总长700行,实验这个理论,目的在于理论与实践结合,就像萨特的哲学《存在与》,后来的小说《》就是他与存在主义哲学的具体配合。我三十岁之前的状态是,血气方刚,玩世不恭,忧悲观,匆匆完成了中篇小说《空旷,有棵苹果树》,以及四幕诗剧《严肃的乌鸦》和独幕诗剧《大水大火》,现在静思它们,居然带有“存在主义”的色彩。也可以这么说,“饕餮主义”就是这个时代的“存在主义”,“存在主义”就是上个时代的“饕餮主义”。 2003年1月,新华出版社出版了我的140万字的《饕餮集》五卷本:长诗自选卷《塔克拉玛干的心旅》、长篇叙事诗《神》(上下卷)、短诗自选卷《怒放在高处的新疆》和随笔卷《内心的建筑》。这是饕餮工程的初步实现。对此,北塔(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员、翻译家)说:“我所看重《神》的,是它的超越性,它超越了人,所以是“神”;它超越了存,所以是“”;它超越了,归总于。它包容着一切色相,但一切色相在它、孜孜不倦的叙述中,转换成了超验。它本身就是饕餮,但它不是白吃,经过唇舌的咀嚼、肠胃的蠕动,它消化了一切可以消化的,保存了一切值得保存的,所以,它又是貔貅(见《中国文化报》2006年2月8日第2版、《新疆经济报》2006年8月4日第5版)。”目前,我正在交替写作80万字的《貔貅集》和160万字的《麒麟集》,其中,含有短诗卷、长诗卷、电影剧本卷、散文卷和文艺评论卷,它们既是貔貅主义,又是麒麟主义,还是饕餮主义,可以说貔貅主义是饕餮主义的中年形态,麒麟主义是饕餮主义的晚年形态,它们处在同一生命的不同阶段,是一个“主义”的三个阶段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叙述也成了您诗歌创作的一种饕餮的方式,它连绵钩织了无数的情境和地点,帮助实现了存在与、继承与创新、创造与这三大主题。您在《神》中多次强调叙述的重要性,并委婉表达了叙述与抒情之间隐在的联系。在您抵达诗意的过程中,叙事为何显得如此重要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叙述就可以达到诗意。叙述是无所不谈,是多重叙事,是组合叙事;而叙事只是谈事,叙事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到达诗意,叙事所到达的诗意,是营造细节,细节是叙事的最小单位,叙事是连环细节,是密集细节;营造细节才能接近和到达诗意,否则无言诗意,“细节是我写作中自命不凡的荣誉和(见王锋《饕餮集》五卷本•后记)”。你用了“诗意”这个词。我以为诗意是度量艺术思想程度(深浅、高低和多少)的量词。《浮士德》里连一句诗都找不到,但读完之后,却觉得它充满了“诗意”。为什么呢?一是叙述担当了最大的诗人,最大的诗人就要用最大的手法写诗,最大的手法就要表现最大的艺术思想程度。宏大的叙述可以当之无愧。二是叙述的最好形式是长诗,长诗的每个叙事和细节都可以单独成为一首或多首短诗,就像长诗是大树,而短诗是大树上的一片树叶。三是长诗可以利用它的“长”的空间,呼吸、转移、重复,从细节、叙事到叙述的完成,而短诗相对的狭小空间,无法运作庞大的诗意。四是短诗无法体现的诗意。太精短的诗歌,有故作和虚假之嫌;它用精短的诗形式,遮蔽或剔除强大的诗意(艺术思想)。五是短诗太像诗歌了,太像诗歌的诗歌只有小感觉,不具备大诗意。所以,叙述、叙事和细节对于诗意而言,就非常重要。其实,诗人这里无诗意,诗人这里只有劳动;诗意永远在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那里。诗人这里无目的地,诗人以为内燃开向远方,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是暂时的或永远的目的地。“一个很小的读者群”,才能获得诗意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在您的叙述中,呈现出多元的文化存在,其中最突出的特点是实现了边疆与内地、西域与中原的交叉结合。塔里木河与黄河、塔里木文化与中原文化,几者的如何在您的《神》中实现了置换?它们彼此之间有什么关系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一方水土一方人,我的父母从黄河河畔来到塔里木河河畔,依靠自然绿洲而创造人工绿洲,我是绿洲的孩子。我身上就有黄河河畔的造化,又有塔里木河河畔的造化。塔里木河因消失在大漠而存在,黄河因流向大海而存在,它们是两个不同的存在,所以,有置换的必要。在置换的过程中,会发生重叠,形式上的重叠,必然暗合内容里的重叠,它通过重叠而幻化成一条文化的大河。这条流动着塔里木文化与中原文化的大河就叫《神》。《神》是诗歌小说散文的总体论,还是哲学分析和伦理学。它是它们的全部,就因为它无形。它们当然要通过叙述、叙事和细节置换。这个置换,无畏无情:它地进入到人的;它无畏地触及到人的怯心;它无情地刺激到人的淫心。恕不累赘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呵呵,在您的置换中,当代文化的诸多问题似乎都被一网打尽了,您的雄心触目可见。或者正是出于这个原因,您曾多次提到诗歌的力度和生命在于充盈的历史感。很想知道,让您的诗富有历史感,是出于何种考虑,这与史诗创作有系谱上的联系吗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诗歌飞翔的两个翼翅是哲学和历史。哲学是一个人的用性格对世界发表的正确思想,是写诗的方。历史是史之母,是生之母,是百科之母,所有的知识从历史里下载。历史感,其实也是哲学感(或思想感和感),就是对“从哪里来到哪里去”的本源探寻和考问。中国也有,也有以作为素材的史诗;我的长诗与中国文化、与中国西部变革的进程、与文化的碰撞关联,为什么非得与史诗创作有系谱上的联系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显然,您对历史感的理解是建立在哲学的把握之上,而把历史与诸“母”的联系看做是一切文化历史的起源,这实际上正是一种系谱的追踪。追踪之中,您提到了中国文化、中国史诗、西部进程、碰撞,却在最后质疑这一系列文化元素之间的联系,这就有些不太。比如您前面提到《浮士德》,还有经常谈及的《神曲》等等,都是受影响的明证。不过,这或许体现了您这一时期的想法吧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呵呵,没错。我只是举例说明熟悉的诗歌名目。我确实认真读过诗人的作品,比如莎士比亚、普希金、惠特曼和泰戈尔,但不是完全受其影响(或根本无法影响我)。《荷马史诗》有主见,有新认识,有飞跃之势,荷马非常重要。历史是人神合一的历史,中国历史是天人合一的历史,让我的诗歌富有历史感,也是中国历史。这样也才能加入更多历史分析、哲学分析。但是,其中关键点在于,诗歌的写作必须和强大民族历史紧密连接起来,才能有分析,有力度。历史的面貌应是力量的塑造,无孔不入,诗歌的本来面貌都是。诗歌以狭义的(或个人)突破广义的(或国家),最后获得。诗歌就是诗人与国家这个抽象形态的事情,诗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具体事情,人与人之间不产生诗歌,只产生个人恩怨和爱憎这样一类鸡毛蒜皮的事情,无助与诗歌。一个利用身份和不良手段获得“诗人”名冠的人,历史将对他,罚他下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您的思维跳跃性很强,这与诗歌的性格正相吻合。但艺术似乎应该具有分寸,您在诗情勃发之时如何把握分寸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艺术应该具有分寸,但写作时,分寸等于零,零等于诗人。幸福来临时不要写诗,爱情来临时不要写诗,灾难来临时不要写诗,来临时不要写诗;在什么都不来临时,写下我不是左倾机会主义的诗歌,也不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诗歌。分寸是中性的,它既是左的也是右的,它既是左也是右,它不在原则上具体地偏向左或偏向右;如果偏向左就会失去对左的关照,而对右失去客观;如果偏向右就会失去对右的判断,而对左失去客观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所以,零就是分寸,分寸就是诗人。诗人把握好自己就是把握好分寸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那么,类似汶川地震中的很多话语就都可以称为诗歌了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那当然不行。这次事件中,许多文艺家写了假歌词,抒发假感情,跳假舞蹈,感情泛滥,缺乏,使诗歌流于形式。地震是,就该从。大福大喜之中没有诗歌,大悲之中也没有诗歌,这就不仅是诗人的问题了,而且还了诗歌的真诚和规律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您写诗的效率之高是的,《饕餮集》的出炉犹如从天而降,带给大家足够的震撼。诗情的促发,主要得自什么力量?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?请举例说明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累积和储存形成了压力,一触即发的条件反射,喷薄而出的反射结果。累积和储存是内在的,一触即发是外在的,喷薄而出是定势。在写《简明中国》时,脑子里涌现的是中国历史图文并茂的情节;在写《神》的时候,眼前掠过的是大漠孤烟和长河落日,历朝历代的碎片,一晚上写过600行。内在早有累积和储存,外力一施,水到渠成。它的外部和内部才是诗的全部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在您的作品中,哪些意象是频繁出现的?为什么?身体与这一对范畴在您的作品中处于什么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,频繁出现。因为我们生活的时候,都在为而做事,一直把自己做向;因为我们生活的时候,看见的不是生活的,而是在生活中看见了没有来到的;生活与我们的身体同步,只有近在眼前,远在天边。是目的,是理想,我们为而来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身体与这一对范畴在我的作品中,不断置换:我写的时候,我就把我的身体写进,我才感到了身体的存在;我写身体的时候,我会把演绎到身体里,我也会感到的不灭。让身体到那里去,让到身体里面来。需要身体承担,身体需要检验,我们的身体就是用来的。除了外,还有黑夜、梦幻、忧、鲜花和女人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我们暂且将讨论从叙述的层面拉回写作的现实,拉回到您生活写作的生活实际当中。下面这个问题,想必是很多读者关心的,尤其是偏远地区的读者,以及仍在写作的诗人们。那就是,民族、地域、文化,这些涉及新疆内蕴的创作对您的创作有何影响?您认为在这种背景下,自己写出了什么与众不同的、属于自己的东西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民族、地域、文化不仅仅涉及新疆内蕴,也涉及世界的内蕴。这些内蕴如果能交融的,就迅速交融,提纯精华,为我所用,并且在使用中确立自己,决不失去自己。不能交融的就不勉强。远离自己陌生的事物,老不相往来,因为这些貌似陌生的事物也许早就是你熟能生巧的事物,本质在握,就不需要再用时间熟悉它。当然,只有在新疆这样干燥、四季分明、广袤、辽阔、充满大漠风情的疆域,才能让我写出这些诗。我熟悉新疆的地域和自然,司空见惯的大漠、绿洲、雪域、草原、长河、落日,赋予我灵感。我熟悉新疆的历史,认识到各民族的生活习惯不同、文化心理不同、风俗不同,所有的不同,只是他们行驶的文化道不同(或者说只是语种上的差异),而最终到达的文化目的都是相同的(或者说在语义上相同):都是假恶丑,真善美。我的诗歌创作的目的于此大白,所以,可以这么说,我的诗歌成为各民族的全部,尤其是《神》,就像李小雨(《诗刊》主编、中国诗歌学会副秘书长、诗人)评价的一样:“它百科全书式的全方位地展示中国西部历史进程的史诗性长篇,它宏大辽阔,架构稳健,思想深邃、联想丰富,它历数中华民族经历的战乱和灾难,假、恶、丑和现代文明的,爱与真善美,的力量,祖国的富强和中华民族的坚韧,深刻地表现了现代化进程中的人文在历史与现代之间的痛苦、徘徊、迷茫和追寻(摘自李小雨:《现代寓言的写作者——读王锋的长篇叙事诗〈神〉有感》,见《新疆文艺界》2006年第3期、见《新疆经济报》2006年8月29日第5版、见《诗探索》2007年第2期)” 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这样看来,是新疆这块独特的地域成就了您的诗歌。新疆的确是适合作家的宝地。那么,您具体的生活空间对写作有何影响?乌鲁木齐的栖居与您之写作搭调吗?您的家园意识在作品中如何体现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我在日常的平庸中开拓我的生活空间,我的生活就是思想,别无选择。我有内地汉人的给我的肉灵,也有新疆地域文化给我的神灵。乌鲁木齐给我的感受是:这是他人的城市,是我的寄居地。我无固定居住地,我的心灵永远在低处。的栖居代表不了心灵的漂移。只要低于生活,心灵才能高于生活。我为一位天文学家说的话战栗不已:“人是星核的孩子”,那么,星核是的孩子,又是谁的孩子?我没有家园,我的家园永远流动旋转在星核闪烁的,我的家园意识是悲观和忧。我突然觉得我不是作家,而是天文学家,去做星核的孩子。我是星核的孩子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“星核的孩子”的自叙总有种意图的味道,但每个读者可能都忘不了写诗之人的地域特性和诗歌味道。很想知道,您如何处理“新疆性”和“世界性”之间的关系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我在颤抖中看完了天文学家史蒂芬•霍金的《大探索》。事过5年,依然魂游。我的灵魂完全在游荡,它的质量不知道能不能换算成一个粒子的质量。人类对于而言,渺小得像,我对人类而言,渺小得像粒子。中国人总是在“,眼不见为虚”的思维领域犯错,大得令人视而不见,粒子小得使人不见,眼不见,不代表不存在。人不仅用看待可见的事物,而且用显微镜看待小得令人看不见的事物,还用直径是8米的天文望远镜遥望大得令人看不见的,使“眼见”和“眼不见”的事物都切实地存在于人类的思维领域。每个人都通过立足本土来认识事物,认识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看待“新疆性”和“世界性”也可以借鉴这个存在的方法,其实“新疆性”和“世界性”是对一个问题的“大”与“小”(或宏观和微观)的认识,归根归根结蒂,还是个“地域性”的问题。省籍是国家的地域,国家是地球(或世界)的地域,地球是太阳系的地域,太阳系是的地域,是的地域,一个地域比一个地域大(或一个地域比一个地域小),每个人和每种相关的生物都在这些大大小小的地域的下存在,地域性大于一切生命,包括大于人的生命。以观看人,如果人是一个粒子,那么,人性和与人相关的其他特性比粒子还小。说到地域性,有些所谓的诗人简直弱智,缺乏知识体系,片面夸大人性,仅对地球这个地域而言,人性的正值就渺小得看不见了,如果对于太阳系、、这样的大型的、遥远的、望而生畏的地域而言,人性等于零值,甚至是负值(也许没人性更好,有了人性还加重了的负担,的生态,影响太阳系的结构)。所以,地域性大于一切,地域是一切生物存在与不存在的自然界,是元问题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地域性大于一切,是个硬道理,颠之不破。如果把它引进文艺解释学,那就是叙述大于一切,叙述是各种文艺存在与不存在的自然界,也是元问题。艺术大于一切,艺术是人类思维存在与不存在的自然界,还是元问题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如果地域性的原理确定人的存在,没人能地域,我不能,他不能。人类的一切活动都是地域的胜利,地域性大于一切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您对新疆文化背景下的“新边塞诗”如何评价?其核心内涵是什么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西部中国,历史悠久,文化灿烂。尤其新疆,遍地是宝,四大文化,光华四射。诗人只要用很小的文化成本,便可获宝。“新边塞诗”发生在西部,中心在新疆,它依托文化,养精蓄锐,所向披靡;它是中国诗歌的冷兵器,冷峻而雄强,粗犷而恢宏;它是盔甲闪烁的英雄,横刀立马,驰骋在雪山高地和大漠戈壁;它最后弹尽粮绝,没有攻下被“朦胧诗”重兵的,但它完成了周涛所说的“新疆是新诗的延安(2006年8月29日《新疆经济报》第五版)”的战略转移。它核心内涵是:立足新疆(和西部),新疆人(和西部人)的内心气质和风骨,它积极浪漫主义的人文关怀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近些年来您一直在文联供职,对新疆文学的发展现状一定有更切实的认识。能谈谈您对新疆当代文学总的看法吗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新疆的自然状况非常独特,每个季节会有不同感受。身体经过社会表现出不同体验,不同滋味。我的诗歌离开新疆无法恢宏。新疆的文学大而厚,内地文学写出的诗小而细。文学是少数人的艰苦劳动,它凸显的个人高于团队,它是问题。如果新疆产生过文学,它就是问题,对它就有看法。新疆有居高临下的诗歌。团队与团队的对峙,不是问题,是战争问题,为了利益而发动战争。如果新疆没文学,就没问题,对它也就没看法。总的看法就是对新疆现代文学“有”与“没有”的这两类的看法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从2010年起,您就在《新疆经济报》开设了“王锋专栏”,以诗人说诗的形式来评价诗歌。这种方式显然是有好处的,读者可以接着写诗人的评价进入诗歌,而诗人自己也可以在的观照之下,与诗,诗人、读者展开饶有兴味的对话。您在这一过程的行进中,有怎样独特的收获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2003年1月,出版《饕餮集》五卷本,我收入长诗自选卷《塔克拉玛干的心旅》里的长诗都在800行至3000行之间,好几首500行的诗和诗剧,我都放进短诗自选集《怒放在高处的新疆》。往后这8年里,我创作的长诗都在600行至1300行之间。孟驰北老爷子就说,每年给我发两诗,意在极力体现我的创作实力,无奈,一个整版,发不下我最短的长诗;再则,不光诗长,内容也难懂,是无意识的哲学功利主义在作怪。冯永芳极力要求改发短诗,于是,《新疆经济报》开设了“王锋专栏”,叫“我写诗我说诗”。短诗好写,由于思想的驰骋,如天马行空,所以我基本上每天都在短诗的状态里,去年的某一天我写下了近20首18行至50行的短诗,精致练达,富有动感,或随性而吟,直抒胸臆,或随志而感,夹叙夹议。以前自己写,无顾读者。专栏开办之后,才想到诗歌的读者问题,面临许多的读者。记得有一期出栏后,10天接到30多个电话,责怪的成分多,赞许的成分少。大多数读者喜欢简单的抒情诗,卿卿我我、山山水水和花花草草。我写不出这样的诗,自然问责。1956年,希梅内斯(西班牙诗人、诺贝尔文学的获得者)在一书的献辞中写道:“献给无限的少数人”,50多年过去了,尤其是今天,我对许多读者说,诗人是有限的少数人,那它对应的读者也是有限的少数人。诗歌不寻找读者,读者寻找诗歌。帕斯(墨西哥诗人、诺贝尔文学的获得者)说:“没有任何一位开创现代性的诗人寻求大多数人的认可,相反,所有人都选择了‘与情趣为敌的写法’”。我的收获是,我正是不谋而合了这个写法,写与其他人不一样的诗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2010年的新疆,是令瞩目的。全方位各领域的支持和援疆,使新疆的发展有可能实现跨越式发展。您对“以现代文化为引领”和“实现跨越式发展”怎么看?文学的现代性是否进入了您的视野?您作为一名老新疆人和知名诗人,对今天的新疆文化的发展方向和文学书写有怎样的理解?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实现“以现代文化为引领”这个课题,在理论层面上是认识论,在实践层面上是方。早在240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,中国就以孔儒、老庄为主,兼容法、墨、名、纵横、等学说而成就了“百花齐放、百家争鸣”的文化格局,这个格局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底基。之后的2000年里,它接受了印度文化、阿拉伯文化和以希腊-罗马文化体系为主流的文化的冲击,通过融合分离、分离融合的事物运动变化的规律;在近150年以来,经过中国知识的“理解解释”,它深刻地加入了以柏拉图、黑格尔、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代表的社会科学学说、加入了以哥白尼、、笛卡尔和牛顿为支柱的自然科学学说,形成了“有容乃大”的中国特色文化。尤其这100年,它通过各种文化运动的整饬和实践,中国文化多元性、多意性和多变性的特性在这些相关的节奏里,更新换代,日益凸显。在当今“全球化”的语境下,现代文化是传统文化的时空连接和基因变易,是历史动机和历史效果,它是近期中国社会的显形文化和文化的总成,它仍然具有多元性、多意性和多变性。中国现代文化就是“全球化”语境下的现代性标志:它不是东方古典文化的兼容,也不是科学技术的并蓄;它是恪守了孔孟老庄伦理、融汇了异邦文明、满足了中国各种时代、带领了中国人民奋勇前行的综合力量;它是生产文化力。中国现代文化的内容里不仅化合了传统因素,而且运融汇了“建设有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”,还渗透了“系统工程(系统学、控制论和运筹学)”“航天工程”和节能环保的“低碳工程”等与人类命运密切相联的因素。不经过先进文化认识的人类活动是瞎子,不经过先进文化实践的人类活动是跛子。曾经的新疆是四大文化的交点地区,今日的新疆正赶上持续大开发大跨越大发展的时代,新疆正是中国现代文化的载体和之书,是中国现代文化的理论和实践之地。所以,实现“以现代文化为引领”和“实现跨越式发展”对新疆的发展具有理论和实践的引领意义,对推动中亚地区乃至人类的和平与进步的战略同样具有引领意义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它既然是生产文化力,那么,它也是生产文学力,这对新疆作家的创作意识是一种近距离的推动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张:听君一席话,受益匪浅!谢谢!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:多联系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2008年1月8日 于乌鲁木齐 仙迹林休闲会所 一稿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2010年10月17日(星期日) 于乌鲁木齐 雅山 二稿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【王锋简历】: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  王锋,男,汉,新疆文史馆研究员、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会员。新疆最高项“天山文艺” 获得者和老舍文学获得者。1981年发表作,曾在《诗刊》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作家》《星星》《红岩》《上海文学》《作品》《绿风》《中国西部文学》《诗歌》《》《诗歌报》《诗潮》《诗神》《绿洲》《文学》《上海文学》和《》等几十多家报刊发表作品。2002年12月由新华出版社出版140万字的《饕餮集》五卷本:长诗自选卷《塔克拉玛干的心旅》、长篇叙事诗《神》(上下卷)、短诗自选卷《怒放在高处的新疆》和随笔卷《内心的建筑》。《饕餮集》出版后在全国诗歌界、学术界引起反响,《》、《日报》、《文艺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综艺快报》和《读书时间》等十多家进行了报道并刊发了专家的评论文章。2004年6月由新疆电子出版社出版《沉浮的大盆地》。2006年8月,新疆文联召开“新疆文联王锋《饕餮集》(五卷本)作品研讨会”,谢冕、吴思敬、韩作荣和李小雨等诗界领军人物到会作书面发言。2009年9月由新疆电子出版社出版短诗集《帝的新疆》和长诗集《简明中国》。目前,正在交替写作80万字的《貔貅集》和160万字的《麒麟集》。目前,写作两部25万字的国家人文课题。另有《秦政王》(电影剧本)、《油画新疆》(文艺理论)、《中国诗歌面面观》(文艺理论)、《塔里木河》(长篇散文)。nkJ零点新闻网_新闻资讯门户|新闻|中国新闻|国际新闻|中国新闻网

分享到: 更多
相关阅读:
网友评论:
用户:
 密码:
 验证码: 
 匿名发表
如果你对新闻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,请到交流平台反馈。
企业服务
推广信息
点击排行